全运会群众航模项目两对父子逐梦“空中芭蕾”

2017-07-17 08:36:00 华奥星空
0

  热爱航空模型的人常常将之比作“空中芭蕾”,几乎每个男孩都做过驾驭飞机翱翔蓝天的梦。只是有人停留在脑海,有人则把梦想付诸实践。

  在7月14日落幕的全运会群众比赛航空模型国际级遥控特技(F3A)决赛中,以预赛第一晋级的张旭骏不负众望,为上海夺得金牌。即将步入高中的另一位上海选手张洪晓同样表现不俗,拿下铜牌。

  张旭骏与张洪晓并非孤身作战,在他们的身后,总有着各自父亲注视的目光。儿时魂牵梦绕的航空梦,因两代人的付出而越发动人。

  两对父子的无悔逐梦

  九岁那年,上海市空模比赛的现场,张旭骏第一次见识了造型迥异的航空模型是如何在空模选手们的操控下,在蓝天白云中划出一道道美妙弧线的。就在这一年,张旭骏正式接受航空模型训练。在他的决定背后,有着父亲张荣——曾经的中国空模队运动员助手的坚定支持。

  14岁时,张旭骏在青少年S8D火箭助推遥控模型滑翔机个人与团体赛中同时夺魁,而这也是中国选手史上获得的首个遥控项目个人世界冠军。过去这些年,张旭骏又多次在全国大赛的F3A项目登顶,成为该领域的招牌人物,而父亲则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扮演着幕后英雄的角色。

  这一次全运会,父亲也来到了天津,身份则是张旭骏的教练。

  上海空模队教练张荣说:“其实航空模型有时候就像F1,赛车手负责驾驶,也得有团队在他身后进行器材的维护、维修等一系列工作。为了打消(儿子)的顾虑,我会在这些方面多操一些心。比赛的时候,我就像他的助手,给他报一些重要信息,比如规定动作或是飞机方位之类的。能和儿子一起代表上海参加全运会,是一种荣誉,让我觉得特别开心。”

  与张旭骏不同,即将步入高中的张洪晓并非出身于空模家庭。他与这项运动的结缘则是因为一节公开课。

  张洪晓说:“三年级的时候,老师从国外买来了一架练习机,在公开课上给我们演示发动机的原理和飞机的操控,让我印象很深。从小我就对飞机很感兴趣,当时就问老师该如何学习。”

  幸运的是,在张洪晓的成长过程中,他的父亲张鑫——一位曾经的空模“门外汉”也始终倾尽所有,陪着孩子一起追逐梦想。

  上海空模队教练张鑫表示:我们不是运动员世家,张洪晓对空模有浓厚兴趣,就会自己摸索、找机会学习。我的水平不够,没法像张荣教练那样指导飞行、报动作,提供专业知识,我能给儿子提供的就是地勤服务。驾驶一架飞机,最重要的是飞行员,但地勤工作其实也是很繁重,比如设备、辅助器材的搬运。孩子才16岁,出去比赛我都全程陪着。暑假向来是比赛季,比赛任务很繁重,训练也很辛苦,需要在学习和训练间找平衡。不过,我认为,学生的发展不只是学习成绩、考试成绩,兴趣爱好的培养也很重要,而空模就是一项对青少年很有意义的运动。

  上海空模在他们手中代代相传

  在张洪晓的全运会之旅中,为他提供帮助的不仅仅只有父亲,还有张旭骏。用这位后起之秀的话说,自己和张旭骏从来都不是竞争关系,“比赛里连动作都是张老师给我报的。”

  事实上,在张洪晓一家从北京搬到上海后,带领他探索空模世界的正是张旭骏所开设的遥控飞行工作室。

  作为中国空模领域的重要版图,上海空模一直走在全国前列。其中群众基础的夯实源自城市业余联赛科技体育嘉年华等一系列群众活动的推广,而竞技层面保持强劲实力则有赖于上海市军事体育俱乐部的培养。

  历来的航空模型国家队中,上海选手始终占据着多数。而在这些上海选手中,则多数就来自上海军体。

  上海空模队队员张旭骏表示:“作为军体的运动员,很幸运我能在领导的帮助下开设了自己的工作室,这也是国内首家专业的遥控飞行技术培训机构,而张洪晓则是我的第一批学员。”

  最近这些年,无人机的兴起让空模受到了很大的关注。开工作室的目的就是让青少年接受正规的培养,少走弯路,避免航空模型意外事故的发生。

  如何欣赏空模?

  说了这么多,相信不肯定有不少小伙伴很好奇,既然航空模型不是竞速赛事,那么它究竟比的是什么呢?

  接下来,有请张旭骏来向我们揭秘,要如何观赏航空模型的比赛。

  上海空模队员张旭骏介绍:“航空模型有点像空中芭蕾,比赛时选手们要完成的是世界航联协会按照世界锦标赛编排的特技动作,通常为20个。裁判会按照飞行的精准度、整体的速度、滚转的到位率等等因素给选手打分。以我参加的F3A为例,这个项目其实一共有四、五百个动作,世界航联协会的规定动作每两年变换一次,预赛和决赛的动作各不相同,难度则是越来越难。按照全运会的赛制,预赛共采取两轮,较好一轮的成绩会被带入决赛,与决赛成绩相加,最终决出胜负。”
(稿源:上海市体育局)

责任编辑:李雪飞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体坛精选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