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操场新模式在浙江慈溪叫好又叫“座”

2017-04-21 09:24:00 华奥星空
0

  位于浙江杭州湾南岸的慈溪,是一座经济发达的县级市。和很多全民健身搞得红火的城市一样,百姓的健身需求与体育场地匮乏之间的矛盾十分突出。如何盘活现有资源,尤其是加大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的开放力度,各级政府、体育部门都在着力思考并解决这个问题。

  但真正付诸实施后,却是一个字——难。教育部门顾虑不少,开放后安全责任谁来承担、消耗的费用谁来支付?美好的设想,往往就这样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破灭。

  浙江省慈溪市推出的“共享操场”模式,“敲开”了学校体育场地对外开放的大门。什么是“共享操场”?即白天由学生上体育课、开展体育活动使用;早、晚及寒暑假、节假日向社会开放,提高利用率、缓解健身矛盾。这个举措经过五年的探索、实践,叫好又叫座。

  记者以附近居民的身份来到慈溪市实验小学(南校区)。“我想进校健身,怎么办理手续?”工作人员郑家洪热情地引导:凭居民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实行实名制办卡(办卡收取5元工本费);随后,根据开放时间段刷卡免费进校健身。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一张真正意义上的“一卡通”,全市17所学校、23个校区通用,可以就近、就便选择锻炼的场馆。

  打开大门的慈溪市实验小学(南校区),就是一座全民健身公园。人们既可以在塑胶跑道上健步走,也可以选择打篮球、网球,连体艺馆的羽毛球场也免费开放。记者了解到,这所学校还有一座小型游泳馆,暑期组织的游泳培训,每人只收300元,比市场价低一半还多。

  学校附近的舒苑社区老书记钟敏世看在眼里、喜在心中。她告诉记者,以前社区想组织一些活动,但苦于没有场地,现在学校场地开放了,只要提前预约双休日或是学生不上课的时间,都可以到学校里办活动。“我们社区所辖人口差不多有6000人,这所学校的两个校区体育场地开放后,给居民参加全民健身、社区组织体育活动带来了极大便利。”钟敏世说。

  学校体育场地有序开放的背后,是当地政府,以及体育、教育合心合力合拍推进的结果。政府专项财政给予补助,每年用于学校体育场地开放的经费多达数百万元,主要是开放的成本,如购买公众责任险、场地设施损耗费用、人力成本补助等。不过,这笔看起来庞大的金额,在慈溪市体育局副局长房迪庆看来却物超所值,“与动辄花几千万、上亿元兴建大型体育场馆相比,这仅仅是小投入,但受益面更广、性价比也更高。”据统计,2016年,在慈溪市通过刷卡进校园健身的多达180万人次。

  通过这种模式,教育部门之前的担心完全可以打消了。该市教育局普教科的林雪伟说,学校体育场地向社会开放后,促进了学校与辖区居民、学校与共建单位的沟通,从原来的“关门办学”到“开门办学”,更和谐、更开放。这也是学校在办学过程中需要的,两者相得益彰。

  在学校体育场地向社会开放的具体操办环节上,慈溪市采用的是“委托第三方管理”模式。即通过制定管理办法、出台政策扶持、明确亲民服务宗旨,这项工作交由第三方机构承接。宁波文化广场华体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属国企,长期从事体育场馆运营管理,有专业团队,经验丰富。从管理模式来讲,每所学校都派驻专职人员,除对人员进出管理外,更重要的是保障现场有序,以及对设施设备的检查、维修;同时,利用先进场馆管理系统,联网预约。该公司慈溪分公司总经理张盛康介绍,根据健身人群的需求,目前正在调研学校室内体育场馆的低价开放问题。如果这项计划落地,带给百姓的健身项目将更加多元化,健身红利更加丰厚。

  慈溪的学校体育场地向社会开放工作,只是浙江省89个县(市、区)的一个缩影。早在两年前,“符合条件的公办学校,体育场地向社会开放率达到100%”,就跻身省政府为民办十大实事之列。各市县依据实际情况,动了不少脑筋,也有明显成效。杭州市由政府为主导,将校园健身卡与市民卡功能进行绑定的做法,与慈溪的委托第三方管理也有异曲同工之处。市民黄跃平时上班比较规律,晚上习惯带着孩子去小区里的濮家小学锻炼。一年半前他住在城西古荡时,就去附近的学校锻炼,当时需要在社区登记、通过审核后方能刷卡进校园,现在,通过杭州市民卡的微信公众号登记就可以了。“不用专门为了登记跑一趟社区,全部流程都可以在手机上完成。”黄跃说,在信息化服务高速发展的杭州,这是非常符合城市特点、与生活节奏相匹配的个性化服务方式。

  记者还了解到,浙江在落实学校体育场地向社会开放的过程中,越来越人性化与接地气。杭州相关部门在听到老百姓的呼吁后,主动在晚间延长开放时间,同时对灯光配置等进行强化,确保安全;多个设区市邀请同级人大常委会,对这项工作进行专题督导,确保把好事做好、做实。

  (稿源:中国体育报)

责任编辑:李雪飞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精彩图片

体坛精选

体育要闻

体育产业

群众体育